更~新!更~新!

1. 昨天通关了《地平线-零之曙光》,这是我在PS4上的第一款白金游戏。在我心中有一个游戏评价的标杆,那就是《巫师3》,迄今为止在我玩儿过的所有游戏里还没有能超过它的。如果我给《巫师3》打满分100分,那《零之曙光》我可以给85分。玩儿的时候就感觉这游戏有《巫师3》的影子,后来看了一篇评测才发现,原来《巫师3》的任务设计师也参与了制作。 科幻圈里似乎有个潜规则,如果人类灭亡了只有一个人存活,那么那个人一定是女的,如果有个人拯救了世界,那么这个人也一定是女的。以前看过一篇文章探讨这个问题,大概就是说宇宙是至刚的极限,代表至刚的男性那显然刚不过宇宙,相反只有代表阴柔的女性可以“以柔克刚”,说的颇有那么一丝哲学道理。而我那会儿回想自己刚看过的电影《普罗米修斯》和《地心引力》,还有小说《三体》,似乎还都是这么一回事儿,也就信了。但现在想想,随着女权运动的发展,让女性成为艺术作品的主角或多或少都参杂了些政治正确。 《零之曙光》在我看来颇有一丝政治正确的意味。游戏主角和隐藏主角就都是女性,前者为拯救人类而生,后者为拯救人类而死。男性基本上都为酱油和反派。白人、黑人、黄种人在主要配角里的比例基本上1:1:1,比如圣母山三大女祭司,就是白人、黑人和黄种人各一个。在旧世代还有个戴头巾的穆斯林高管。其实就游戏剧情来说《零之曙光》无可指摘,两位女主一明一暗塑造都非常成功,我只是担忧越来越多的欧美游戏会被政治正确所束缚,要知道上一个政治正确的3A大作(《质量效应仙女座》)已经凉了。 另外就是游戏里的末日论。很多欧美和日本游戏都喜欢把世界末日作为背景。之前玩儿《异度神剑2》,本来以为就是中二少年的奇妙冒险,没想到结尾发现这居然还是个硬核科幻。。主角所在的世界是人类世界灭亡前瞬间被一个男性科学家为了实验自己的一个理论而造出来的。。瞬间一个积极阳光的故事就变黑暗了。以前锵锵三人行有一期说外国人的集体潜意识里有末日论,我们中国人就没有。看看国产游戏果然是这样,比如双剑系列都是以宿命和轮回为主题,看起来我们国人要乐观的多,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审查。希望国内早一天加入分级制度。 2. 罗永浩明天(北京时间今天)又要开手机发布会了。避开罗太君已经坐实了的精日问题不谈,说说别的。80年代马季创作了一段脍炙人口的相声《白吹图》,里面一句经典对白:“那你脸呢?”,“我们吹牛的人就不要脸啦”,估计80后以前的人都熟。这表明当时的社会价值观是很正确的:吹牛===不要脸。但30年后的今天呢?看看罗永浩的微博就知道了。如果这样的科技公司能成功,那我真不知道这是社会道德倒退了多少年,更别提2000多年前孔子就说“巧言令色鲜矣仁”。固然吹牛不用上税也不违法,但一个打着“工匠精神”旗号的科技公司靠吹牛成功吸引了大批粉丝,则不得不让人为这个浮躁的社会而担忧。 3. 武汉理工王攀的事儿过去了,北大岳昕的事儿过去了,北大校长念白字还不让人质疑的事儿也过去了,眼看着滴滴的事儿也要过去,但真的都过去了吗?还有之前的那许多许多变成屏蔽词的事件。以前我觉得媒体不应该报道这些负面新闻,因为我相信这些事儿该怎么解决就会怎么解决,媒体只曝光事件的发生而不曝光事件的收尾,只会让社会产生不必要的动荡。但现在我发现我错了,是因为我的前提就错了,我太相信政府了,而那些该被认真的解决的事儿,没有一个被真正解决,政府也从没露过一次面。但我还是坚持我另一个观点,媒体存在的价值就是监督政府,其它的价值都趋于零。但回想当年2011年723动车事故,一夜间所有媒体被强制撤销版面全体禁声,今天想起来也还是绝望啊。 4. 今天看到的这条微博,简直能让人气炸。缺乏规则的社会就这样。有法律又怎么样呢?出了事儿大多数人的第一想法估计就是“发微博,让大V转”,绝不会是请律师。这样许许多多的事情不断积累而得不到解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会越来越恶化。记得以前看过一个人的微博,形容得很贴切,大家都是蒸锅里的大闸蟹,还互相掐呢,而谁是吃螃蟹的人,都懂。但网民毕竟是群氓,是乌合之众,政府也深谙其道,只要不涉及自己利益,闹就闹,比如平安保险事件,比如滴滴打车事件,但一涉及到自身,立马屏蔽禁言,忍两天大家也都忘了。真的都忘了吗?互联网是有记忆的,我相信这些事儿早晚有一天会以更大的能量爆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