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欢批好声音编故事#

标题是最近微博上的一个微话题。微博上的微话题大多时候都很垃圾,但有时候也有一两个好的可以让人借题发挥一下。上次有个微话题我就计划写一篇长文来着,结果给耽搁了,现在也忘了那个话题到底讨论的是啥了。所以这次吸取教训,趁着还没忘,赶紧记录一下。下面是正文: 一般人们去判断一个人或一件事物的优劣好坏,亦或是真伪,并指导自己的行为,一般有两种方法。 一种是用纯感情,这很简单。这种方法是纯主观的,你只需要去感受外界传递给你的某种信号,并将这种信号转化成相应的情感,再顺势表达出来就好了。比如那些让你感到同情的事物,你多半会认为它是真实的或者是美好的,会让你产生保护的欲望;而那些让你感到愤怒的事物,则多半会被理解为虚伪的或者是丑陋的,让你产生攻击性行为。这种方法不需要训练,它是一种本能,即使是刚出生不久或两三岁的小孩儿,虽然还不会说话,也会用面部和肢体语言来表示出这种情感。 另一种是用纯理性,这很困难。这种方法是完全客观的,需要你在感受外界信号的同时对它进行分析。这种分析基于对情感的自我抑制,需要你站在完全客观的立场上,去运用相关的科学知识和方法分析后,最后再决定你的行为。比如前不久的幼师虐童事件,这个事件自然十分恶劣,“感情派”多半会在网上骂骂咧咧一通,以示自己的立场,而“理性派”多半则会意识到这种谩骂毫无意义,他们会反思相关法律制度的欠缺,呼吁将其完善,并已预料到该教师会被无罪释放。果然最后教师被无罪释放,而这时的“感情派”也许才会去想到法律制度的问题,并对法律制度或呼吁或继续谩骂,而“理性派”则或许已经走的更远了。(关于这个事件“锵锵三人行”做过一期节目,是我认为最近看过的几期里讲得最好的一期,推荐一下。) 现在回过头来说说“中国好声音”。这节目我没有怎么关注过,只是在网上浏览了几个别人分享的视频片段,以备话资。像这种选秀节目,比如唱歌的,一个像我一样的业余人士很难评判到底谁唱的更好,一个最公正的方法应该是找专业人士们来打分评判,对歌手们的唱功进行综合考量,最后结果也仅取决于这些专业评委。事实上类似的节目以前在某TV台办过,叫什么“XX歌手大赛”,但感觉收视率并不高(至少不像这次“中国好声音”这么火爆),我想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个节目太过理性,活生生把一个唱歌比赛办成了乐理科普大讲堂。不是说这样不好,只能说它没有迎合广大观众的口味。一个节目办出来,关键要有收视率才行啊,所以之后的各种选秀节目,比如“超女”,就加入了观众的评分因素(事实上也是效仿西方),才使得观众都有兴趣加入进来,而这时就出现了我刚才说的那个问题,大部分观众都是乐盲啊,很多人也许同时觉得三四个歌手唱的都不错,那么到底把这票投给谁呢?一种方法就是对观众进行科普,告诉他们A歌手唱的某首歌的哪句用了什么什么比较NB的技巧,而B歌手的声线又是多么多么的难得,比如音域啊音色啊什么的(我也不懂啊,乱说的,专业人士轻拍= =),但事实上科普了也很少有人能懂,或者适得其反让人觉得这很装B。所以如果站在观众的立场上来看的话,观众们在为歌手投票时不太可能成为“理性派”,所以参赛者只能当他们是“感情派”,通过制造一些对自己有利的(比如令人感动的)故事而为自己投票。由此,可以解释为什么“好声音”要编故事了,可以说这是一种博弈策略。但这种策略与“好声音”的初衷自然相违背,这时有专业出身的评委站出来对此进行批评也是可以理解的了。最近两期的锵锵三人行刘欢都在谈论这个事情,我没看,但基本能猜到谈论的内容是什么,如果有人有兴趣可以去看一下。不管外界对刘欢的评判如何,单从这件事上来看,我在刘欢身上还是看到了一点儿理想主义的影子,觉得他在音乐领域应该是个好老师。 之前说到“好声音”编故事是一种策略,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对大众情感的一种消费。我在之前的一篇文章《墨家思想与纳什均衡》里曾经指责过媒体在一些社会矛盾、法律制度等问题上对大众情感的消费以换取其点击量,但我觉得“好声音”这样的娱乐节目对大众的情感进行消费则无可厚非。就像读小说一样,我们不要把它当做真实而专业的内容来对待(事实上组织方也许压根儿就没有想到选出什么真正的“中国好声音”),也许就像弗洛伊德所说的,有时候,我们需要宣泄自己的情感,而“好声音”正是提供了这样一个宣泄的渠道,在这种情况下,观众甚至乐于被消费,而且和组织方可以达成一种共赢(对“好声音”如此,对诸如“非诚勿扰”一类的节目亦如此)。这时对那些“理性派”而言,也许真的是“认真你就输了”。 所以“感情派”和“理性派”是可以互相转化的,二者也无优劣之分,只是需要注意这两种方法的各自运用场合。在一些大是大非或容易引起矛盾、误解的事情上,还是需要多一些理性思考的,抑制情感、谨言慎行。前不久瑞典出了件事儿[1],某动物保险公司做了个广告,其中有猫从高空跳伞下落的镜头,但只要是稍有智商的人都能判断出这视频是特效合成的,但有爱猫人士看了以后就大呼“卧槽!你们丫居然让猫做这么危险的动作!这TM是虐待动物!我TM要告你们!”然后该公司受到无数攻击。最后CNN特意做了一期节目才得以澄清此事。在这里,过激的感情就导致了过激的非理性行为。 最后想再结合《乌合之众》说说。《乌合之众》里说群体的智商低于群体中的个人,这也许也能从“感情派”和“理性派”上阐述。当个人独处的时候,TA与其他人缺乏沟通渠道,这时他会慢慢发现自己的情感宣泄毫无用处(没有人注意也不会有人能体会),也许TA初时会是“感情派”,但当发现这种方法于事无补的时候,会慢慢转变成“理性派”;而当很多陌生人(“乌合之众”)在一起的时候,与他人融洽共处才是最佳选择,这时最好先成为“感情派”,比如为他人所陈述的一些悲伤故事表达一下同情,以示友好,而不是教育道“你在这儿说这个有什么用,还不如/你应该……”,也许还没等你话说完人家就跑掉了。于是群体中的每个人最后都将成为“感情派”,达成一种“均衡”,智商自然也会因此被拉低,而如果此时突然跳出个“理性派”,此“理性派”通常会被群体所孤立。 所以本人虽然可以算是个“理性派”,但在这个感情至上的世界里,还是感觉有点儿无奈啊~ [1]Caturday felid: synchronized skydiving cats(内含youtube视频,国内访客可能需翻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