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by 林溪|D-Horse

我的2017年,真的是跌宕起伏的一年。

去年的这个时候,别人在过新年,而我还在为毕业而焦虑:最后一门课,由于没有完成平时作业(以为不会计入总成绩),所以期末考必须考到很高的分数才能通过。如果不能通过期末考试,还有一次补考机会,但从本人在德国的考试经验来看,补考的难度远高于第一次考试,学生的通过率极低。如果第一次考试的通过率为50%,补考最高也就10%到20%的考生能通过(甚至是无人通过我也是看到过的),其中还有不少第一次考试已经通过又来补考刷分的学生。如果补考不能通过,我的签证已到期,签证官也很有可能拒绝给我延签,或者对我百般刁难。那时的我真的是经历了一段刻骨铭心的低谷期。所幸最后考试压线通过。

2月得知最后一门考试通过后,便抓紧时间办理找工作签证和毕业手续,然后开始找工作。

一开始我还是把找工作这件事想得太简单了。当时的想法就是:速度找到一个工作,然后回国一个月,再回来上班。却没想到从3月中旬正式投出第一份简历到拿到一份还算可以接受的offer一共花了将近半年的时间。根据我的记录,这期间除去电话和skype面试,我一共进行了17场公司的现场面试,足迹踏遍了德国大大小小多个城市。每家公司的面试风格都各不相同,每一场面试我至今依然历历在目,这其中发生的故事真的是一天一夜也说不完。而我的心态也随着一场场面试发生变化。最后认清现实的我找到了现在的这份工作。而所有我周围的中国和德国朋友也都建议我,一开始做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先攒个几年的工作经验。

公司的情况上一篇日志简单说过了。圣诞节前,公司组织旅游,去了科隆边上的Phantasiland,玩儿的很嗨。被同事灌了Vodka,然后被连哄带骗的拽去连着玩儿了四个过山车。第一个顺时针的360度过山车,第二个是60多米的塔,瞬间上去,再自由落体下来,第三个是反向360度过山车,坐完第三个的时候我已经有些不行了,有同事居然还要玩儿第二遍,到第四个过山车的时候,同事说这个不会有loop了,结果发现是左右旋转,外加各种急转弯,我下来的时候坚持走到垃圾桶边上还是没忍住直接吐了,毕竟人生第一次坐过山车。当天晚上聚餐,零点是老板生日,激动的老板从餐桌上跳起来,跟我们每一个人拥抱。吃完饭回到公园的时候已经没人了,有喝多了的同事把大草坪上已经被工作人员收起来的小企鹅模型一个个抱出来,给它们列队,然后合影,最后被保安拿着手电筒轰出来,“护送”出园,然后又到一家酒吧继续闹到很晚。记得上次这么疯还是大一的学术部活动,在海滨公园。

回国前老板找我单独谈话,对我入职以来的表现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也对我之后也就是新的一年的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毕竟自己还在试用期,还不能松懈。

圣诞回国,两年没见,老人们都苍老了很多。93岁的爷爷拉着我的手说,你奶奶是个好人,很遗憾,没有等到你今天…姥姥说,无论走多远,都不要忘了国内的亲人,国内的家…我的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爷爷的身体状况很不好,想起小时候在爷爷奶奶家度过的每一个快乐的寒暑假,想起小时候爸爸妈妈不给我买的玩具,我就偷偷告诉爷爷让他帮我买,想起爷爷带我背《论语》《孟子》和《古文观止》,想起…现在正在打字的我眼泪又掉下来了…老奶奶活到了100岁,别人一直说我们家有长寿基因,爷爷你也一定可以活到100岁啊!

而我也要组建新家庭了。和我温柔贤惠聪明美丽大方各方面都很厉害的女朋友交往马上满三年了,这次回国双方家长也都见了面,得到了支持,婚事也被提上议程,顺利的话在我工作正式转正后就会领证。

转眼就是2018年,最后一批90后也已成人,00后马上也将步入社会。长江后浪推前浪,而我的青春也已一去不回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