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家思想与纳什均衡

by 林溪|D-Horse

()

很久没写日志,随便写写。

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辉煌的百家争鸣时代,而当今国内的各种社会问题却被归因于国民的信仰缺失,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也许有人要说,即使没有掺杂政治的因素在里面,这些落伍的思想放至今日也是腐朽而毫无意义、早晚要被淘汰的,果真如此么?我看未必。不妨大胆假设一下,如果把诸子百家的核心思想拿到今天,哪个更有现实意义呢?

去年是令人心寒的一年。七月的动车事故与十月的药家鑫案,政府官员的冷漠与网络暴民的冷血,似乎仇恨才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动力。于是我们看到小悦悦两次被车碾过,18位路人路过而不救。面对如此无爱的社会,我脑海中却闪过两个字:兼爱。

兼爱是墨家十点思想中最为核心的一点,意为不分社会等级、无差别的博爱。墨家创始人墨子(墨翟)出身工匠,同时也是位科学家,在力学、几何学、代数学、光学等方面都有重大贡献。蔡元培曾评价说先秦唯墨子颇治科学。建立在严密数理逻辑之上的墨家思想是诸子百家中最为理性的(我之前曾写过一篇词胜理胜)。我一向对理性的人或事物颇具好感,在读了很多关于墨家的评注文章之后,也深信着看似理想化的墨家思想在今天也一定有着其现实而积极的意义。但是想让人信服,却又似乎少了些什么。

直到今年2月份接触到博弈论。接触博弈论绝非偶然。因为专业内容涉及进化论,而进化论的主流核心观点就是物竞天择,用来描述物种间竞争策略的最好的数学模型则非博弈论莫属。在学习过程中参考了耶鲁大学的《博弈论》公开课课程。在一节讲解纳什均衡的课堂上,老师和200多位学生做了这样一个博弈:现在有一个项目需要大家投资。每个人有两个选择:A投资10美元,B不投资。如果最后有90%以上的同学选择了投资,那么投了资的同学每人都有5美元的净利润进账,否则大家的回报都是0.规则很简单。老师让大家自己抉择,把选择写在本子上,禁止互相讨论。之后举手显示选A和选B的人几乎各占50%.紧接着又做了第二次博弈,规则一样,结果选A的人降至了20%左右。再做第三次的时候,表示还投资的人只剩下了一个。

嗯?好像有什么不对。明明是都投资就都能挣钱、只赚不赔的买卖,到最后怎么都变得如此保守?表面的答案是这里面存在两个纳什均衡,一个较优的,都投资,极大欢喜;一个较劣的,都不投资,不赔不赚。(当然这其中还有更深层的原因,不过我想放到下一篇文章中再说。)事实上这个例子我跟我的好几个朋友都说过。当我第一次讲的时候,还没有把它和兼爱联系起来,直到某一次才注意到《墨子》中的这段话:既以非之,何以易之?子墨子言曰:以兼相爱交相利之法易之。’”(语出《墨子·兼爱中》。既已认为不相爱不对,那用什么去改变它呢?墨子说道:用人们全都相爱、交互得利的方法去改变它。

兼相爱、交相利,互爱互利,这不就是一种较优的纳什均衡么?爱是策略,而利才是实质。兼爱是为了更好的交利。而博弈论研究的正是如何使自己采用的策略能得到最大化的,是建立在之上的。自私性(不涉及道德评判、不含贬义)是每个有机体的自我属性(关于这方面最好的著作就是道金斯的那本《自私的基因》),而自私的一种体现就是使自己最大化获利(在生物学上的体现就是个体的繁殖、基因的传递)。墨子并没有回避,而是利用它使人们相爱,达到天下兼相爱则治的终极目的(在上述那个博弈论例子中就是大家都投资都赚钱)。
那么再来看看其它几个主流学说思想是如何处理的吧。先看儒家。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论语·里仁》)。孔子给每个张口闭口都只知道利的人打上了小人的标签,看似大义凛然,实则有些虚伪。而孟子在拜见梁惠王时一上来就用一大通话堵住了对方的嘴,最后说王亦曰仁义而已矣,何必曰利。(《孟子·梁惠王上》)。并且孟子说上下交征利而国危,即认为利只能导致国危,而墨子则能将利转化为国治,孟墨二人,高下立判。再来看讲究出世、淡泊名利的道家。可能大家对这句话都很熟悉了:上善若水,利万物而不争。(《道德经》)不说别的,单从生物学角度来说,利万物而不争的基因已经基本上从这个地球上灭绝了。不能否认,不求功名利禄是一种崇高的道德品质,但这与主流的普世价值观背道而驰,也不切实际。

由此观之,墨家思想应该是极具现实意义的,那么在具体社会实践中又会遇到哪些问题和阻碍呢?放到下篇文章再说。。

(下)

对前文进行一些补充:

墨者不是绝对的利他者。在自然界中,任何以单纯的利他者或利己者或以这两种角色任意比例混合的物种均不可能达成进化稳定策略。这时对于物种内的成员还有另外一种选择,就是成为互惠者。人类早期的狩猎-采集者型社会就是这样一个由互惠者占主体所组成的社会。那时资源贫乏,每个个体都有可能出现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情况。但也保不准某天运气好,打到的猎物自己根本吃不完。但可惜剩余部分不能长时间储存,这时与其让其烂掉,不如分给那些运气不好还饿着肚子的同伴,这样当他们下次也打到多余的食物而轮到自己惨遭不幸的时候也会向自己伸出援手。当然,如果有人没有将多余的食物分出来,别人也会记住他,这样下次分红的时候多半会出于报复的心态而让其饿着。这就是互惠的含义。互惠者所采取的这种策略也被称为以牙还牙:一开始选择合作,如果对方也合作,那么下次继续愉快合作;但是一旦对方选择背叛,那么下回合也将采用同样的手段进行报复,直到对方重新选择合作后恢复合作。人类社会(尤其是早期社会)中的很多活动都属于这种多次博弈的情形。所以每个人最好的策略就是都与周围人保持合作,这时就达成了优势纳什均衡。这也是人类利他性的本质。

而墨者们的兼相爱、交相利正是这样的一种互惠者策略。有人对墨子说:我赞成您兼爱的观点,但我觉得这是天下最难办的事情。墨子的回答是:夫爱人者,人必从而爱之;利人者,人必从而利之;恶人者,人必从而恶之;害人者,人必从而害之。此何难之有!(《墨子兼爱中》)墨家思想中的以牙还牙互惠者策略,由此可见。

(补充完毕,续前文。)

在前文中我主要想阐述的就是墨家思想中的兼相爱、交相利是纳什均衡策略。那么墨家这种兼相爱、交相利以求天下治的远大抱负,是否真的有可能通过纳什均衡来实现呢?

还记得前文中那个投资的例子吗?在经历了三次博弈后,已几乎无人选择投资。此时就达成了较劣的纳什均衡:大家都不投资,不赚不赔,相安无事。为何如此?还记得这个博弈的规则吗,其中有四个字:禁止交流。现在请想象一下你就是这个博弈中的参与者,你想挣到那5美元,那么你就必须要投资。可是光你自己一个人投资不行,要90%以上的人投资才行,所以你必须要确定有足够的人和你的想法是一致的。但是条件又限制了不能交流,你不能得知他人的想法。这时你就会犹豫,因为此时投资的话有可能把本钱都赔掉,所以最为保守的策略就是不投资。由此看来问题正是出在了这里:由于缺乏交流而导致的彼此信任度降低,进而降低了对某一信念的坚信度(在这个投资的例子中,需要坚定的信念就是自己能挣到钱)。

既然知道了问题所在,那么化解它也并非难事。这时第四次博弈要开始了,老师叫起班上一个平时回答问题很积极的学生,给他5秒钟时间,要他来号召大家一起投资。这个学生只说了一句很简单的话:大家都来投资吧,这样大家都能赚钱了。果然,当再一次举手的时候,100%的人选择了投资(像这种能通过交流以达到较优纳什均衡的博弈也被称为协调博弈。与之相对的则是囚徒困境。在囚徒困境中,无论囚徒们是否交流,他们的最佳策略都是背叛)。这名负责号召的同学在这个小团体中显然是起到了一名领导者的作用,老师赋予了其发言权,而他的话又得到了其他同学认可(实际上就是表达了这个团队中所有人的想法),这样就使所有人坚定了赚钱这一信念,从而达成合作意向,实现了较优纳什均衡。看来如果想达成较优纳什均衡,一个能让大家信服的领袖是必不可少的元素,那么在社会中,谁可当此重任呢?

先回到墨子所处的春秋战国时期。毫无疑问,那时社会中的领袖就是各国的国君,他们是最有发言权与影响力的人物(一纸公文,满城皆知,谁敢不从)。所以我们看到那些出身贫贱的先贤们除了招收门徒外,大多选择了游说诸侯或做门客这两条路来传播自己的学说。与孔孟一样,墨子选择了前者。在向君主讲道理举例子的时候,墨子也都从君主的角度来进行考量,以期让君主以身作则,对百姓起到引导性作用(若苟君说之,则众能为之。《墨子兼爱中》)。只可惜受限于当时社会背景和条件,墨家思想不可能被君主采纳,也就不可能被广泛传播,兼相爱、交相利的纳什均衡也就变成了一个理想的空壳。那么2000多年后的今天呢?还是先回答那个问题,谁是社会中的领袖。君主固然是一个答案,但不同于封建社会,现在是信息时代,所以我认为还应该有一个答案,那就是媒体(绝对的发言权与影响力)。

这里先把媒体局限于专门从事这一行业的领域(其实从广义上来说,玩儿微博、写博客的网民们也都能算得上是媒体人,本文限于篇幅,先不讨论这一类群体)。它们对这个社会的发展起着不可忽视的引导作用,而下面这几段,也是我写本文的主要目的。因为本人非此专业出身,光说道理也许并不能服人,所以这里先举几个栗子,剥开来给大家看看。

去年药家鑫案后,被媒体造出的富二代一词就开始火了。随之带来的就是一系列社会矛盾和问题。直到今年的周岩毁容案(因为受害人与我同名,所以多给予了一些关注),富二代一词已经被彻底滥用,使贫富这一社会矛盾达到了一个极致。富二代一词的使用固然对受害者有利,可以博取同情和善款,但是从长远角度来看,媒体在吸引眼球、赚取点击量的同时,消费的是老百姓对这个社会的信任度(类似出现的观点如富二代真可恶!”“老子赚不到钱就是因为这些富二代!)。越来越多的人对这个社会不再抱有希望,这导致的后果就是使社会的发展趋向劣势的纳什均衡(人的自私性占上风)。那么我想问那些媒体,你们的初衷是什么,你们到底是希望这个社会越来越好还是越来越差?这里媒体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报导缺乏客观性。如果非要用富二代这一词,需要明确的是这个的评价标准是什么,是家产百万级还是千万级,还是有个100平米的房子就算?这一标准不被明确导致的严重后果在历史上已数不胜数:汉朝时的巫蛊之祸、清朝的文字狱、建国后的文革以及前不久的重庆黑打等。现在富二代俨然变成了一个贬义词,欲加之罪,盖个富二代的帽子再说。摘去富二代这个帽子,事件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也并未见媒体有过多报导。在毁容案中,媒体想表达的其实只有两个词:富二代美女。我虽然在很大程度上并不喜欢儒家思想,但他们通过作比喻讲道理的风格是我很欣赏的,比如这句始作俑者其无后乎,后面的话我就不说了。(也许是媒体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今天看到有报道浙江千万富翁之女10年收治900名智障儿童,算是对富二代的一个正面新闻)。

再举一个栗子是食品安全。信息时代,这个世界其实并不缺乏真相。老百姓在关心今天吃的食品安不安全的同时,更关心的是那些已被报导不安全的食品的处理结果是什么。但是我们看到的是媒体每天都在说这个有毒、那个是假货,那么这些被查出来的问题食品政府有处理么?几乎没有看到相关的报导。这导致的后果依然是老百姓对这个社会的信任度的降低。所渲染出来的社会氛围就是这个社会上所有的食物都已不能吃,都有毒,但真的是这样么?请想象你是一个讲诚信的某类食品制造商,然后媒体某一天突然告诉你说你周围的同行生产的都是假货,然后老百姓都不怎么买这类的产品了,那你会怎样做?你有两种选择,一是继续生产货真价实的产品,佩服!但老百姓根本不买你的账。第二是同流合污,你知道这是不对的,但你也要养家糊口、也要养工厂养工人,于是你安慰自己,这是不得已而为之。于是媒体的报导导致的依然是社会矛盾(食品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加剧,两败俱伤。如果这时媒体把所有焦点对准另一个方向,我相信将产生不一样的效果。

最后举一个栗子是医患关系。不管怎么说,在国内目前的医疗体制中,病人永远是最底层的,要不为什么有个词是求医呢,咱普通小老百姓必须求着人家才给咱看病啊。医药费又贵,老百姓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火没处撒,去年媒体报道又来个缝肛门,老百姓不管真相如何,终于找到机会在医生都是奸诈的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后面的一系列杀医生事件追其根源都一定与这件事的恶劣影响有关。现在出事以后,媒体又反过来抨击病人,导致前几天一个杀了医生的人的母亲不堪舆论压力跳楼自杀,我不知道现在相关媒体有没有一种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愧疚感。这仍然是一个社会矛盾(医患关系),也同样在媒体的推波助澜下走向了一个极端。

其它还有很多例子,我就不再多说了。这里我主要想表达的是,媒体在社会博弈中起到的引导作用不容忽视。记得高中语文老师说,好的小说家就是善于在作品中制造矛盾并解决矛盾,显然,通过以上事实,媒体只能称得上是半个小说家——善于制造矛盾,却没有解决矛盾。媒体的引导作用理应是使人向善并驱使社会向好处发展,但为何造成现在如此局面?分析这一问题可能要涉及很多敏感词和敏感话题,所以我也不想多说,最后也还是举一个栗子来表达我的态度吧。

德国前总统伍尔夫于今年年初被迫辞职,其原因可能会让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早期伍尔夫在下萨克森州当州长时,因为经济拮据(德国政府官员确实大多没啥钱),向一位好朋友以优惠价格借取高利贷50万买房。后来有媒体问他是否有这样一件事,伍尔夫觉得堂堂一位州长,连50万都要管朋友借,如果承认了会很没有面子,就当场否认了。这件事当时也就这么过去了。但是当伍尔夫当了总统后,受到的关注度高了,又有人开始议论这事儿。伍尔夫于是打电话给德国最大的报社之一《图片报》威胁他们不要对此事进行报道。结果当时报社主编不在,伍尔夫就通过电话答录系统留了言。主编回来后听到总统的留言并未买账,而是当即把这段录音向社会公布了出来,舆论一片哗然。伍尔夫因此遭遇信任危机而下台。我不知道国内的媒体如果遇到此事有没有这个魄力。在面对那些有可能制造或激化社会矛盾的事件时,是不是应该把它的关注点放在它应该放的地方。的确,你们不是社会问题的解决者,但你们至少应该把问题提给那些最应该来回答的人。

综上,我认为国内媒体对激化当今社会矛盾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墨子说兼相爱则治,交相恶则乱,而我认为社会正在向发展,而其原因正是老百姓对社会、以及彼此之间的信任度的降低,而在这一点上,媒体这个催化剂功不可没。

也许墨家思想将永远是个空想,也许社会的优势纳什均衡将永远不会达到,也许媒体还在设法通过制造或激化下一个社会矛盾来增加自己的点击量,也许这个社会上的利他者、互惠者将越来越少,利己者将越来越多,也许这个社会终将烂掉——又有谁能保证几千年后有哪个社不会烂掉呢?但我真心希望,这一天能来得晚一些、再晚一些。

(完)

原文最早发布于本人果壳网日志中。